其实用这个标题时,还比较迷茫的,不知怎么样起个标题。但还是愿意记录下来给其他耙耙们做个参考。

这事主要是我家小盼盼吃饭的问题,慢慢已经由小孩子喂养方式的问题发展成为一件家庭层面的事情了。不单单是小盼盼自己身体成长的事情,生活上还直接影响了麻麻,也直接或间接影响了奶奶,甚至影响了另一个宝宝小嘟嘟,负面影响后续慢慢都呈现了出来。

小盼盼最大问题,主要表现为:早上吃了奶,然后就等到晚上麻麻回来吃奶,这个时间段什么都不吃,那怕是水也不吃。所以整个人都没精神。

每天他最兴奋最开心的时候就是晚上看到麻麻回来了,可以吃奶了。每当这个时候,回想他白天一天没吃东西,心里酸酸的,有时候有点想哭的感觉。一段时间下来,发现这样下去不对劲啊。特别是好担心这个快速成长身体的时候会不会受影响;奶奶也因此整天倍受煎熬,不管是精神上的,还是身体上的,用她的话说,把每天当年来过。

看到他堂哥大我们小盼盼40天左右的宝宝“多多”也是跟盼盼一模一样的“节奏”,但是戒奶后就变成了“小嘟嘟”模式(吃货字辈)。综合考虑坚定了我主张赶紧给小盼盼戒奶。(除此之外,好像也没其他路可走)

其实我应该早就把这事当作一个“项目”来运作。但是,由于前段时间偶天天晚上到家10点以上,加上大人小孩蛮累的这事就慢慢缓了。加上麻麻,偏向于“近来天气热,不合适戒奶”的中医理论,这事更加让我无比头疼。奶奶跟爷爷不同,想寻求她参与并推动这事。奶奶暗示不参与到这事,苦她可以承受,但这事她也最多是建议。我心里寻思着难道怕麻麻神经粗条时,埋怨她?!作为奶奶,提了自己看法,还有操作的可行性,她的责任就算尽到了,执行与否就是我们年轻人的事。奶奶倒看得开啊。

这事感觉除了找麻麻一起解决,还真没其他办法。几次跟麻麻谈下来,让她趁早做个了断。麻麻认定的事情8头牛都拉不回来。也许女人做事就是这样,随心而为。而作为最“轻松”的耙耙来说,却不得不要权衡得失:把对小盼盼把影响降到最小。也许麻麻,也怕戒奶了后,对她不依赖了,心里有落差。

所以这是一场由小盼盼喂养引起的,处理事情的原则的之争。

麻麻认为对宝宝有害的一定不要做;耙耙认为,事情要权衡得失,反正左右二条都是有“害”的,就选择伤害最小的一条路走。也就是麻麻说的“天气热戒奶容易伤肝”,跟成长发育长个子相比,孰轻孰重的问题。天气热伤肝,耙耙觉得最严重也只是一个预知已知的风险,发生的机率不好说;但吃饭喝水,是直接影响健康、生长发育的问题,发生的机率99%以上。如果要赌一把,我选择解决风险大的。

问题在于,要解决这个风险大的风险,是不是只有通过戒奶就能直接影响或者规避?!这个我心里也没底,但是身边现实的只有他堂哥“多多”这个例子,给人增加不少信心。

但是耙耙不敢再坚持,最多尝试灌输这种观念而已;因为麻麻比耙耙更心疼。麻麻和耙耙说:坚持喂奶更辛苦,只为了让他多吃一段时间的人奶……。所以从这点上,男人和女人处理问题世界观就不一样。

这事谈几个月都没谈合,为了不想让麻麻觉得耙耙有什么“不好”事情都懒她的感觉。后来干脆不谈了。有点听天由命的壮烈。所以小盼盼每天继续这样过:

早上吃完奶,一直坚持到晚上等麻麻回来吃奶;奶奶一直想尽各种办法哄他吃东西,老人家也没办法,既然没法说服我们决定,她总是要坚持、努力、不懈去尝试喂吃东西的,总不能看着孙子饿吧。运气好的时候呢,小盼盼还会吃点。每天小盼盼吃了一碗粥,奶奶就高兴得不得了,好像她完成了一件光荣而艰巨的任务一样。

但奶奶这种情况,这样的持续下去的结果是我最不愿意看到的。

奶奶为了他吃东西,各种手段用尽,为了让他愿意吃东西,那怕吃一点。比如:追着喂东西吃;吃饭看电视……等坏习惯,听说一刚的习惯这样,以后二岁、三岁、四岁也都是这样,每当想到这种“可能”,我心里疼也慌。但是却不知怎么办。

总不能跟奶奶埋怨说“吃饭不能看电视,书上或电视都是说的”这样的话来吧。这样说,能想像到接下来的情景:奶奶会轻轻一声叹息,然后什么话也不说,默默地又继续尝试去喂。

做父亲最郁闷的地方就在这,感觉发不着力的感觉;不但懂的育婴知识缺乏;也不比麻麻奶奶了解宝宝们。

经过几个月下来,每次保健我就好怕看惨数,因为怕听又轻了或者说还是标准最低范围内,别人单胎的都大我们三四斤了等等。特别怕听这个看这个。特别是麻麻说同事谁谁多少斤什么的……耙耙总是选择了沉默。耙耙这时只能怨自己解决不了小家伙吃东西的问题。

生活总是不断积累的,育儿也一样。

广州的温度这几天突然又高了,到了 38度,空调一天到晚都开,零晨5 6点还闷热得不行;真难想像台湾那边停电是怎么样过来的。在这样高温度的情况下,麻麻突然说愿意戒奶了。

就这样,周五晚上小盼盼开启了戒奶模式。虽然是一种说做就做的“旅行”、虽然麻麻周末也要辛苦加班、虽然奶奶很快就调整出来她要承担的角色。在这种情况下,一场轰轰烈烈的婴儿喂养斗争就开始了。

经过周六周日二个晚上的斗争,表现取得了初步成果:
听奶奶说小盼盼白天愿意吃饭喝粥了,虽然水不是特别愿意喝,但是好事情就是不会缠着麻麻吃奶奶了。

原来周日时,想“强迫”小盼盼不吃粥,只吃奶粉的;不过我们小看了小盼盼的“耐性”,就是不吃,饿了宁愿晕晕沉沉的就是不吃奶粉;直到奶奶看不下去,直接喂粥吃,才恢复了平时捣蛋模式。
其实耙耙和麻麻都错了,毕竟他可是可以坚持一天不吃东西、只等晚上吃奶奶锻练出来的耐力啊。没办法只能认输,还是启用“奶奶”牌方案。

小盼盼吃好了饭,就启用捣蛋模式;自己玩,奶奶说很乖巧,不用缠着大人
家里的玩具,全部丢出来放一堆,看到那个有兴趣再拿起来玩。听说丢东西的小宝宝更聪明。

 

戒奶是一个大工程,特别是像我们家双胞胎的。牵一发而动全身;这不,坏影响就呈现出来了。比如小嘟嘟昨晚无端哭了一晚上,到一点多才睡觉。全家人都没睡好。

接下来希望小盼盼像堂哥多多一样,进入“嘟嘟”吃货模式。

 

 

发表评论

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!
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